【皇权富贵】监护人(下)

骚包上班族x叛逆小野猫。有年龄操作,24x19。

前篇请走 监护人(上)

全篇7k7+。车走外链,短小意识流车。

你们根本不爱我,只是想看我的车呜呜呜呜。

 @甜丞汽水 给这位美女写的的设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

 

范丞丞的手正按着黄明昊的后脑,黄明昊跨坐在他身上,听了他的话之后咯咯地笑了几声。

 

“那哥哥你把我办了吧?”

 

范丞丞揽住他的腰,右手从他宽大的背心下摆伸进去,顺着他的脊柱往上摸。黄明昊轻轻地“啊”了一声,这一声带着转着弯儿的尾调,像掉在眼睫毛上的棉絮,让人连带着心也跟着痒痒的。黄明昊凑到范丞丞的唇边,伸出舌头去舔他的唇角,他用舌尖描绘着范丞丞的唇形,湿漉漉的痕迹从范丞丞的嘴角蔓延到唇弓,最后停在唇峰,当他准备撬开唇缝的时候,范丞丞张开嘴轻轻咬了一下黄明昊红红的舌尖。

 

“唔…好痛。”黄明昊被打断了动作,不满地瞪了范丞丞一眼,他眼圈里的水儿一直在打转,这一眼非但没有一丝凶狠,反而带着一点点娇嗔的意味。他的双手撑着范丞丞的两条腿,撅着嘴巴,脸颊红红的,一副要亲亲的模样。

 

“点到为止,黄明昊。”范丞丞感觉黄明昊又在他身上蹭了一下,他在心里默念了几句大悲咒,强压住心被撩拨起的火,“我只和恋人接吻。”

 

范丞丞像揪着小猫的后脖一样把黄明昊从自己的身上揪了下去,黄明昊不情愿地用手拽着范丞丞黑色西装外套里的白衬衫,那衬衫已经被他从腰带里拽了出来。范丞丞一脸无奈地看着他,把他死捏着那块布料的小手的手指一根根掰开。

 

黄明昊见状也不出声,他一边干巴巴地掉眼泪,一边任范丞丞扒开他的手指。他本就长得乖巧,现在看上去像被欺负的小孩子,整个人看上去委屈极了。

 

范丞丞把他的手指头从自己的衬衫上掰下去之后,用自己的手心包住黄明昊的手腕,要拉着他出酒吧。黄明昊嘟囔了一句,范丞丞听清了他的话后笑了一下,但他坏心眼地问黄明昊:“我没听清,你说什么?”

 

“要牵……”黄明昊咬了咬下唇,他微微动了动手指,可话说了一半就不再说了,低下头去看打在地面上的灯光。

 

范丞丞凑到黄明昊红红的耳根旁,他的声音又低又酥,试图诱导黄明昊说出那句话。“牵什么?”

 

“牵…牵手……”

 

范丞丞松开拽着他手腕的手,把五指张开,冲着黄明昊晃了晃。黄明昊把自己的手贴过去,但他突然犹豫了一下,本伸开的手又往后缩了一缩,手指尖往手心里拐。范丞丞挑了挑眉,干脆主动扣住那只后撤的手。

 

黄明昊没想到范丞丞会主动和他十指相扣,他红着脸,乖乖地跟在范丞丞身后往外走。酒吧里的其他人都偷偷地瞄着范丞丞和他,他竟然觉得有点害羞,使劲往范丞丞身后躲。范丞丞发现他的小动作,扣着他的手微微紧缩。

 

“没事的,跟上来。”

 

黄明昊恍惚之间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初见范丞丞那天,那时候他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在前面走,也只是说了一句简简单单的“跟上来”。黄明昊看着他宽厚的背影,跟在他身后的时候,莫名地涌上一股安心感。

 

太奇怪了。黄明昊自认为从未对谁产生过依赖,父母不在身边,他在各种亲戚朋友间打转,东边住一阵西边住一阵。他觉得自己像一个皮球,在路口滚来滚去。没有地方令他有归属感,他曾经和小鬼自嘲,说自己的根应该扎在桥洞底下。小鬼白了他一眼,说他的根不应该在桥洞底下,应该在下水道里。

 

黄明昊知道小鬼说的是玩笑话,他那时候笑着锤了小鬼一拳,心里却有点酸涩。刚才范丞丞向他张开手掌的时候,他下意识地就想去牵,但是有个声音突然在他心底响起。那个声音告诉他,黄明昊,你没有权利去依赖谁。他像是触电了一般,迅速缩回了已经伸出去的指尖。

 

他安安静静地跟着范丞丞上了车,他这次没有像以往一样往后座里钻,而是坐到了副驾驶上。他知道范丞丞喜欢把烟放在右边的口袋里。他把手伸到范丞丞的兜里摸出烟盒,又从座位旁的凹槽里掏出范丞丞习惯性放在那儿的打火机,点燃了那根烟,打开了车窗。

 

夜风有一点儿冰冰凉凉的感觉,吹得黄明昊的酒醒了大半,香烟的雾气随着车速通过窗户从车内渗出,黄明昊的右手掐着那根烟,左手死死攥着自己的背心下摆。

 

范丞丞察觉出他不对劲,他把车缓缓停在路旁,把黄明昊手里的烟抢了过来,那烟只剩下一个烟蒂,火光几近熄灭了。他掐灭了烟后去看黄明昊的脸,黄明昊的脸上全是泪痕,有一滴泪顺着他的下颌线往下流,范丞丞伸出手擦掉那滴眼泪,黄明昊往一旁躲了一下。范丞丞的手停在半空中,他叹了口气,把手收回来,默默地又启动了车子。他觉得黄明昊这个人真的很矛盾,他会热切地黏在你身上希望你亲亲他抱抱他,然而在你给予他关心的时候,他却会立刻躲开你。

 

范丞丞把车停在车库里,他解开安全带准备打开车门,黄明昊却一把拽住了他。

 

“要不要和我做一次?”

 

范丞丞看向他的侧脸,他的鼻尖已经哭红了,语气却淡淡的,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范丞丞看着他揪着自己袖口的手,坐回了车座上。

 

范丞丞掐住黄明昊的下巴,逼迫躲闪他视线的黄明昊直视他,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映出他的脸。黄明昊惊慌地闭上眼睛,他不敢去直视范丞丞。

 

范丞丞用手盖住他的眼皮,黄明昊听见范丞丞的声音在逼仄的空间里响起。

 

“黄明昊,你只是想找个人和你一起疯。”

 

“可是你找错人了。现在的我不需要情人。”

 

02

 

黄明昊回家之后觉得胃部火辣辣的疼,他晚上没吃晚饭,空腹喝了太多的酒。他缩在被子里,死死抓着被角。他本想去找范丞丞问有没有胃药,但是他想了想还是缩回了床上。

 

范丞丞最近是真的很忙,他今天算是给范丞丞添了个大乱子,估计明天范丞丞又要连轴转一天,他心里有点愧疚,而且他觉得他和范丞丞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,他不敢去吵醒估计正在熟睡的范丞丞。

 

他在被子里滚了一圈,觉得胃里翻江倒海,忍不住下了床,跌跌撞撞地往卫生间跑。他抱着马桶吐了一会儿,感觉胃越来越疼,他吐得整个胃都痉挛起来,最后吐出来口血。

 

草,这回真的喝多了。黄明昊骂了一句,他之前也喝出过胃出血的情况,倒也没有太慌张。他冲干净马桶,忍着痛穿上外套,拿上手机和钱包,扶着墙往外挪,准备自己出去打个车去医院。他好不容易挪到玄关,结果猛地痛了一下,他抓着柜子的手抖了一下,碰倒了柜子上的花瓶。

 

那玻璃花瓶啪地一声碎在地板上,黄明昊赶紧看了一眼范丞丞卧室的门,没什么动静,他才放心地扶着柜子蹲下去,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。

 

他咬着牙收拾着,范丞丞突然打开了卧室的门,玄关的灯被啪地一声打开。黄明昊感觉自己像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偷,突然暴露在警车的灯光之下,无处可遁。

 

范丞丞沉着脸走到他面前,黄明昊赶紧扶着柜子站起来,他突然的动作牵扯着本就疼痛难忍的胃,顿时干呕了一下,吐了一口暗红色的血。

 

“不好意思啊,哥,吵醒你了。”黄明昊尴尬地擦了擦嘴角,“我收拾好了就出去。”

 

范丞丞看了看地上的血迹,黄明昊脸色煞白,原本红润的唇变得毫无血色,像插在那个刚被打碎的玻璃瓶里许久没有更换的,已经枯萎的玫瑰花。

 

“你想去哪?”范丞丞气得头皮发麻,这小子真的有种,喝出胃出血了也一声不吭,要不是他不小心碰碎了花瓶,自己真的就在卧室里累的睡死过去。

 

黄明昊竭力扯了一个笑容,“我自己去趟医院,哥哥你睡吧。”

 

范丞丞扭着他的胳膊,穿着睡衣,换上鞋就往外走。他有点气急败坏,心里又着急,手上动作没轻没重。黄明昊痛得不行,忍不住叫了一声。范丞丞听见后放缓了手上的动作,他看着黄明昊那个难受的样子,不知怎地自己心里也被揪了起来。

 

半年前的他还是个标准的花花公子,他独居这几年,换过不少床伴,说过不少甜言蜜语,从未动过什么真心。成年人,只谈性不谈情似乎也没有那么过分。直到半年前的那个圣诞节,他站在街上,看着来来往往的情侣在商圈的圣诞树下拥吻拍照,那一刻汹涌而来的孤独感将他吞噬。

 

虚情假意,不过都是逢场作戏。他被困在风月的牢笼里太久了,已经完全不记得何为真心。

 

那个圣诞节之后,他再也没有去过各种酒吧。

 

范丞丞带着黄明昊,一路闯了红灯到了最近的医院,他匆忙给黄明昊挂了急诊。黄明昊自始至终都没再说话,他垂着个头,像个考试不及格的小孩子。

 

医生揪着范丞丞的头痛骂了一顿:“这孩子还没成年,胃就折腾成这样了,你是他哥吧,家长怎么回事!”

 

范丞丞尴尬地笑了一下:“医生,他都19了,成年了……”

 

“啊?”医生推了推眼镜,仔细看了看黄明昊挂急诊科的资料,“哎哟,他长得太小了,我还以为是未成年。不过19岁也不能把胃搞成这样啊!”

 

范丞丞点头哈腰地挨着医生的训,他挨完训去看黄明昊,黄明昊低着个头,范丞丞坐过去坐到他旁边,严肃地板起了脸,“你真的不能再喝酒了。这阵子只能喝粥了。”

 

黄明昊仍旧低着头,缩在椅子的靠背上,他此时此刻像一个脆弱的玻璃娃娃,范丞丞甚至不敢去碰他,怕一碰他就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。

 

“对不起。”黄明昊嗫嚅着,他心里真的很愧疚,他觉得他对不起范丞丞,总是在给范丞丞添乱子,他之前寄居在亲朋家的时候,都是小心翼翼的,从来不捅篓子,在范丞丞面前不知怎地了,无所顾忌地把本性暴露出来。范丞丞又气又觉得好笑,他把头凑过去问黄明昊:“你为什么道歉?”

 

黄明昊捏着手机摇了摇头,他看了看窗外,天色已经亮了起来,鱼肚白刺痛着他的双眼。他又重复了一边:“对不起。”

 

范丞丞是真的有些累了,疲惫地看了他一眼,声音也有些沙哑了:“你不应该道歉的。”黄明昊听罢抬起头来去看他,范丞丞的表情很认真,声音也很温柔。

 

“你是值得被爱的小孩。”

 

03

 

黄明昊总是回想起那天的范丞丞,他穿着睡衣和自己说,你是值得被爱的。那天过后黄明昊刻意和范丞丞拉开了距离,他和范丞丞说,以后不必再来校门口接他回家,他自己会坐地铁回去。范丞丞没有问他为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

他惧怕范丞丞那一点点抽丝剥茧的爱,范丞丞总是自嘲脾气不好,但是他内心却细腻的很。黄明昊的胃太脆弱,范丞丞便把冰箱里的各种酒都清空了,因为怕黄明昊胃酸,牛奶也不许黄明昊喝,那些冰棍他也没再买过。黄明昊恐惧这种被切实地关怀的感觉,他想逃跑,又眷恋这种温柔。

 

黄明昊会在范丞丞背对着他的时候偷偷去看那个熟悉的背影,范丞丞扭过身来他就赶紧把目光移开,他怯生生的反应悉数落尽范丞丞的眼底。范丞丞不着急,他耐着性子去和黄明昊相处,因为他知道,面对一只会把爪子藏在肉垫里的小猫,最好的办法就是等他自己收起爪子,乖乖地黏过来去扯你的裤腿和衣襟。

 

范丞丞又一次接到了导员的电话,他有些头疼地听导员和他抱怨,说黄明昊又和人打起来了。范丞丞踩着油门到学校,这次的黄明昊和上次毫不心虚的样子不同,他眼睛红红的,两只手交错在一起,右手的拇指一直在按压骨节。

 

他看了看导员办公室里的另一个男孩,眯起了眼睛,这个男孩的长相他有一点印象,黄明昊曾经拿着手机里的照片给他指认,这就是上次在院长的专业课上,说要和黄明昊上床,被黄明昊打了一拳的男孩。

 

范丞丞心里已经了然,他去拉黄明昊的手,把黄明昊的手握住手心里,他轻轻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

“不就亲了一下,至于么?看着就是玩得开的人,装什么装。”那男孩看黄明昊的样子,不屑地开了口。导员狠狠瞪了那男孩一眼,那男孩才闭了嘴。

 

范丞丞转过身,用手攥住那个男孩的衣领往上提,他本就长得给人一种冷漠的感觉,现在整个脸都阴沉沉的,那个男孩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他感觉下一秒范丞丞就要掐住他的脖子。

 

“你再敢动他,我弄死你。”

 

那个男孩硬着头皮回了一句:“你他妈的是他哥,管的了他和别人上床?”

 

范丞丞松开拎着他衣领的手,回过头去看一直沉默着的黄明昊,眼神里满溢着柔情。黄明昊咬着下唇回看着他,他看上去很委屈,又很胆怯,和平常张牙舞爪的样子完全不同。

 

“我不是他哥,我是他男朋友。”

 

这一声落地,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。黄明昊诧异地看向他,眼神里带着一点儿迷茫和不知所措。导员左看看,又右看看,“咳咳”地打断了这个尴尬的场景。她实在是后悔把范丞丞叫过来了,她把那个已经石化了的男孩打发走,对范丞丞说:“这位先生,您不是黄明昊的监护人吗,怎么……”

 

范丞丞理了理领带,回给导员一个标准的微笑:“老师,他已经成年了,不需要什么监护人了。他需要一个男朋友。”


04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晕车分割线

车的备份

车的微博备用链接

别给微博点赞蟹蟹,也不用关注,小号而已,我会把粉丝都移除的啦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晕完了吧


05

 

两个人回到家之后又在玄关颠龙倒凤了一次。黄明昊气喘吁吁地推开范丞丞索吻的头,他初经人事,范丞丞又是床上老手,实在是招架不住。范丞丞看着他缩在自己怀里懒洋洋的样子,笑了一下。“小野猫不野啦?”

 

黄明昊发出了“哼”的鼻音,他哼得奶声奶气,搔得范丞丞心里又痒痒的。

 

“大老虎!”

 

“哎,大老虎在呢。”

 

“当初我上赶着和你做,你还不肯。哼……”

 

范丞丞捞过他扔在地上的手机,把黄明昊给自己手机号的备注从“监护人”改成了“大老虎”。他揉了揉黄明昊的头发,笑得高深莫测。小孩儿就是小孩儿,小猫不过是小猫,哪里斗得过曾经那个在风花雪月里待过的范爷?

 

“因为当时你不爱我。”范丞丞顿了一下,他捧过黄明昊的脸,轻轻吻在他肉肉的脸颊上。

 

我怕你只是太苦闷,只是想找个人陪。你是个值得被爱的小孩,但是我也想被你爱着。

 

我在等你,以真心换真心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对不起,我看了一下我的上篇,写的太急了,我现在看恨不得一把敲死自己,写的都是什么玩意儿。但是我不想改了。


最近就不写车了,我要转型做一个深沉写手。

评论 ( 142 )
热度 ( 5160 )